122.番外 八

  此为防盗章60%订阅或者72小时后可以看  多少年了,大约是楼铭有记忆以来就没有被人如此“肆无忌惮”的触碰过了,所以这种被人亲昵的抱着手臂的感觉,让他很是新奇,新奇的没有在第一时间躲开小丫头。

  “三哥,原来我们住的这么近啊。”陈鱼继续套近乎。

  楼铭感受了一会儿从对方手掌传递过来的温度,愣了愣,轻轻的把手臂挣脱了出来:“嗯。”

  “那你今天怎么会忽然跑到这里来?”陈鱼眼珠转了转问道,“我记得你家的灵气超级浓郁的。”

  不知怎么的,楼铭听到这句话时,第一反应是想到某人半夜偷偷去埋罗盘的画面。

  “这里是我的安全屋。”楼铭解释道。

  “安全屋?”陈鱼有些不解。

  “我身上的煞气每天都在增长,如果任其不断增长,到达一定程度之后会失控。”说到失控,楼铭的的面部表情一紧。

  陈鱼自然知道煞气失控的后果,她眉头忍不住一蹙:“你的煞气已经这么严重了吗?我见过你两次,你的煞气虽然严重,不过也没有到要失控那么严重吧。”

  “那是因为我会在固定时间里进行煞气释放。”楼铭说道,“上次在帝都大学,利用祥瑞挡煞,是我每年必须要做的事情。再有,就是这里。”

  楼铭环顾了一圈别墅,继续说道,“小寒山方圆十里没有人烟,是我阶段性释放煞气的地方,这种地方有两三个,我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过来住几天。”

  “那山下的路也是你找人封的了?”陈鱼问道。

  “嗯。”楼铭点头。

  “你又找人封路,又找人驱鬼,其实你也是怕伤害别人。”说到这里,陈鱼忽然想到那天自己在学校对着楼铭大呼小叫让他不要出来祸害人的样子,顿时羞愧不已,“那个……我那天……不好意思啊。”

  楼铭挑了挑眉,故作不知的问道:“哪天?”

  “就是那天,在学校那天。”陈鱼不好意思道,“我不应该那样说你的。”

  “哦。”楼铭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说道,“你说要收了我那天。”

  陈鱼顿时小脸一红:“我都说了,那天不好意思了嘛?”

  “是吗。”楼铭忍不住一笑,“刚刚看见你出现在别墅外头,还以为你是特地过来收我的呢,着实吓了一跳。”

  “我那是吓唬你的,我们这一门,没有人出钱的话,是不会随便出手的。”陈鱼解释道。

  “所以那天,你问我这个当事人要钱,然后再画了一道镇煞符来治我?”楼铭挑眉。

  “哎呀,我都说了那是个误会啊?”陈鱼发现楼铭抓着那天的事情死活不放了,顿时有些生气的问道,“那天的事情是不是揭不过去了,大不了我把钢笔还你就是了。”

  楼铭看着刚刚还小心讨好的小丫头瞬间就变的气鼓鼓的模样,心头忍不住叹了口气,果然还是个孩子,这么沉不住气。

  “不用。”楼铭说道,“相反,我还想再出一笔钱请你。”

  “请我?”陈鱼疑惑道,“请我干嘛?抓鬼吗?还是像今天这样,帮你清除你安全屋外面的阴煞之物?”

  “都不是。”楼铭摇了摇头,语气认真的拜托道,“我是想请你,如果哪天我煞气失控了,记得来收我。”

  陈鱼眨了眨眼,对上楼铭冷静的双眸,忽的就恍然大悟了:“你是想让我帮你镇煞吧。”

  看着陈鱼轻快的样子,楼铭总觉得似乎有哪里不对,但是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只好点了点头。

  “我跟你讲,我收费很贵的哦,特别是像你煞气这么重的,收费就更贵了。”陈鱼眨巴着一双大眼睛,生怕别人不知道她在打什么鬼主意一般。

  楼铭刚刚还有些沉重的心情,被她这副表情弄的有些想笑,于是他饶有兴趣的等着对方敲诈:“那你报个价,我看看能不能出得起。”

  “你看啊,你的煞气每天都在增长,也就是说我可能要经常帮你镇煞。”陈鱼先指出问题的严重性。

  楼铭一愣,自己刚才是这个意思吗?

  “所以你就得经常请我帮你镇煞,这花费可不小啊。”陈鱼接着套关系,“但是呢,我们又这么熟。”

  只见过两次算熟吗?

  “还是邻居,你还送过我礼物呢,我妈说我们小时候还见过。”

  所以呢?

  “所以呀,你看要不这样行吗?”

  楼铭见小丫头绕了半天终于到达重点了,非常配合的问道:“怎样?”

  “我不收你钱免费帮你镇煞,但是……咳……能不能让我经常去你家蹭蹭灵气。”陈鱼早就想好了,帮楼铭镇煞的话一年最多几次而已,但是如果可以借对方的院子帮罗盘补充灵气,可以让自己多画几张驱鬼符,才是更好的生财之道啊。

  果然是相中院子里的灵气了,楼铭丝毫不觉得意外。

  “其实你也没什么损失,就当是多个朋友去你家玩啊。”陈鱼说完一脸期待的望向楼铭。

  就当是多个朋友来我家玩?楼铭一愣,转头对上小丫头亮晶晶的大眼睛,心情有些复杂。

  多一个朋友吗?

  叮铃铃……

  突兀的电话铃声打破了屋内的宁静,楼铭回神,抬手接起电话,助理田飞的声音从那头传来:“三少,陈家小姐还没有下山,会不会出什么事了?”

  “没事,过一会就下来了。”楼铭说完把电话重新放下,抬手看了看时间,发现竟然已经快两点了,于是他对陈鱼说道,“你该走了,要不然天都亮了。”

  “那……那个……”陈鱼小心的试探道,“我们留个电话或者微信呗,回头我去你家之前给你打个招呼?”

  这是默认自己同意了?楼铭忍不住轻笑一声,却最终没能抵住心底的诱惑,把电话和微信给了陈鱼。

  二十多年了,唯一一个不受他煞气影响,可以毫无顾忌接触的朋友,真的很大的诱惑力啊。

  陈鱼心满意足的离开别墅,被楼铭安排的车子送回军营附近,然后熟门熟路的翻墙偷溜回了宿舍。

  一周之后,军训结束,同时也迎来了十一长假,陈鱼没有如同其他学生一样先回学校宿舍,而是直接回了帝都的家。

  陈母快一个月没见着自己女儿了,早就准备了一桌好吃的等着她了。本来她想着,女儿去军训一个月回来肯定黑的不成样子,却不想再见到女儿的时候,人不但没黑,反而白了。陈母顿时乐不可支的直夸美容卡办的值,显然是把陈鱼美白的功劳算在了美容中心的头上。

  吃过晚饭,陈母正要和女儿好好聊聊天,楚家的楚潇却忽然跑来找陈鱼。

  陈鱼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元尊武炼巅峰超级怪兽工厂超级兵王造化之王最佳女婿雪中悍刀行太古剑尊一世独尊永夜君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