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金陵虎姐

  坐回位子,柳莺莺大方地将银票分给白羽和宫月,看两人不收,便道:“在人国行走时刻需要银子,留点在身上可做个应急。”

  看他们还是不收,猛地站起小狮子似的扑到白羽身上,撕开他道服的衣领将银票硬往里塞,白羽无奈只能接下了,又要故技重施去弄冷宫月,却见后者举起了剑。

  冷宫月举起剑,要表达的意思不言而喻。

  眼睛瞪得圆圆的,就等着柳莺莺将冷宫月外衣扒开的人们就此大失所望。

  “月师姐,你收下吧,留个应急。”

  冷宫月看她目光真诚,遂点点头,唇齿开合吐出一道冷气,化作巴掌大雪狐在桌子上凝聚成形。它全身苦寒,四肢落处将桌面冻结成冰,三角形的口器叼起银票跳回宫月身上,算是收下了:“谢谢!”冷宫月道了声谢。

  “不客气。”柳莺莺大方地摆摆手,她性格直爽,是个随和易交往的人。

  几番下来,人们望向他们的目光中含有了恐惧,开始认识到那三人跟他们压根不属于同一个世界。

  等到三人用过餐往楼上去了,被冰冻住的人们身上的寒冰才算融化,一边打滚一边“哈哈”大笑的公子哥才终于止住了笑声,估计再笑不久他的整个下巴都会脱臼。获得解放的几个人没有任何迟疑,对着尚未完全消失在视线中的三人叩首,任凭权势滔天、任凭财富惊人也是磕头磕的“咚咚”作响:“感谢大神不杀之恩,感谢大神不杀之恩。”在绝对的力量面前,财富和权力都是狗屁。

  有柳莺莺在钱不是问题,三人各开了一间房,冷宫月拿了西北角房间的钥匙径直过去了,头都不回,进屋后便将房门反锁。柳莺莺却吵着、闹着和白羽去了同一个房间,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一副打死不起的架势,方白羽坐在茶几旁,想到自己被柳莺莺纠缠的时候冷宫月看都不看一眼,更是毫无嫉妒心态的流露,心中凉了半截,他怎么也想不明白宫月为何忽然对自己冷淡起来。

  坐在茶几旁,白羽眉头紧蹙,柳莺莺一个美貌如花的大活人放肆地躺在床上却一点把玩的心思都没有,这趟下山之旅,他被两个特别的女人夹在中间显得犹犹豫豫,缺少了往日的执着和坚定,特别是感受到冷宫月冷淡的态度以后,他便像没了魂,整天想东想西,一副六神无主的样子。,

  “你喜欢的话,这间房给你住吧,我去你那间。”白羽站起走到床边,弯下腰去拿柳莺莺手中的房间钥匙,“白羽哥哥,你跑不了啦,嘻嘻嘻……”窗幔飞起,银铃般的笑声从床笫附近传来,柳莺莺便要在光天化日之下和白羽……

  如果冷宫月不在的话,两人**说不定好事就成了,可现在冷宫月就在旁边的房间里,白羽是绝对不会和柳莺莺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的。

  身上炫光一起,白羽消失在柳莺莺怀中,顺便带走了她手中的钥匙,“缩地成寸!”

  柳莺莺气的撅起了嘴。

  白羽终于回到自己的房间,辗转反侧,坐立不安,回想和冷宫月在一起发生的一幕幕,内心彷徨,不断寻找着自己身上存在的问题,思忖冷宫月到底是怎么就突然变得冷淡的。他有些患得患失,很想去问问冷宫月的想法,却几次站起又几次坐回原处。

  掌教跟他说过,男人应以事业为重,儿女私情在蜀山大业面前需要往后放一放,白羽一度听从了掌教的告诫,可当冷宫月态度变冷之后又无法忍耐心中的思念,他是真心爱着冷宫月的,冷宫月是他心中的女神,他早已决定哪怕只是长久的陪伴,哪怕要忍受缺乏房事之苦也要和冷宫月长相厮守。

  离开了母亲,离开了叶飞,离开了掌教,白羽坚定的道心生出波澜,他生平第一次独自面对世界,这份不可承受之重让他左顾右盼,让他没了主意找不到方向,这是他必须经受的,这是下山历练的意义所在。

  凡蜀山学徒,学艺小有所成必须下山历练,只有如此才能找到属于自己的道,才能让道心变得稳固。现在想想,钟离师兄误入歧途很可能便是一味求快的结果,闭关多年,钟离师兄虽然在境界上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但是心智并未一起成熟,精研道法一旦受阻便误入歧途强行修炼逆转乾坤之道术,走向走火入魔的边缘,身体濒临崩溃。他身上的状况有了好转是在去往龙虎山之后,也就是下山有了历练以后,回来的时候心境就大不一样了,在与蜀山始祖的最后一战中有了跨越式的成长,终于参透逆转乾坤之道术的奥妙,成为仅次于神的存在,虽然最后为天道所灭,却也总算是将生命推向了极致。

  仙人想要成长,闭门苦修耐得住寂寞是一关,下山历练守得住本心是另外一关,两者相辅相成,缺一不可。

  白羽在掌教的调教下精研道法,道境突飞猛进,现在下山了,为情所困,实际上是入了情障,需要突破以后境界才能稳固,若迟迟无法突破,道境停滞不前不说,还有可能后退。

  蓦然听到外面一阵喧哗,本就坐立难安的方白羽推门出去查看,看到一位美丽动人的贵妇在众多仆人的簇拥下走入凤凰客栈。这个人穿着雍容华贵的拖尾长裙,紫底绣白花,裙子没有肩带做支撑,全因她身子足够有料才不致脱落,肩膀上披着一条绵软舒滑的雪貂皮,裸露在外的皮肤可看到一朵妖艳盛开的百合花,这朵百合花顺着她颈部迷人的曲线绽放,人和花融为一体,更添几分娇艳。头戴凤冠,凤凰口含天珠,下镶嵌七颗珍贵宝石,三绿、三黄、一红,各个都是极品,另有珍珠串十八条作为垂饰,右手握着一杆水晶烟枪,唇齿与烟嘴的每一次接触,都让男人们热血沸腾,浮想联翩。

  女人的身材婀娜而丰腴,凹凸有致的身材搭配雍容华贵的穿着让人浮想联翩,举手投足间洋溢着动人心魄的狐媚,自然而然的流露出来,仿佛每一个眼神都是挑逗,每一次嘟嘴都是**。如果非要做个比较的话,只有女帝和柳莺莺能和她所拥有的狐媚相提并论,但又明显不同,女帝虽然美艳不可方物,自带一股子摄人心魄的魅力,却也同时流露出高高在上,神圣不可侵犯的威严;柳莺莺年纪轻轻已拥有迷倒万千男人的魅力,这种魅力是少女的诱惑,提供了一个绝色少女所能带给你的所有遐想;而出现在凤凰客栈的这个女人则是与生俱来的纯粹的骚,有点像是传说中集合骚浪贱于一身的人间尤物,即便还没开口,也可知她的嘴里满是谎言,下贱无比,明明知道,也还是心甘情愿的相信,因为她就是拥有足够的魅力,让你心甘情愿地被她驱使。

  女人在一众佣人、打手的簇拥下走来,脚步声清脆而又富有韵律,每一次步子的抬起和落下都保持着相同的频率,不会早一分,也不会迟一秒,总是以同样的频率行走,啪嗒啪嗒,一直走到你的心坎里。

  在她出现以后,厅堂里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过去,走上楼梯的时候,一股浓烈的狐臭冲来,撞的方白羽脑袋“嗡”的一下,却并不觉得讨厌。这股气味能让你体内释放的荷尔蒙量达到最大,深嗅其味整个身子变得软绵绵的,压抑已久的内心有了飞扬的先兆。

  媚到极致的女人便仿佛那柔软的水,女人的美丽来自于她温柔的吐息,来自于她水做的身体,当一瓢水泼向你,没有任何方法能够阻挡。

  女人为店中一名帅气的小二哥引着,径直往楼上走,在顶层三层看到了方白羽,愣在原地。女人平生驭男无数,但像方白羽这样美的像画一样的男人还是一次见到,那白皙的肌肤,那瘦高的身材,那立体的五官组合在一起形成一种惊世的美!令女人第一次有了配不上对方的感觉,这种美真的太夸张了,太匪夷所思了,仿佛不是人间所有,仿佛不是真实存在的。

  “东家,他就是您要找的人。”引路的小二哥指着方白羽。

  后者立时戒备起来,毕竟刚刚在大厅里闹了事。

  却见那女人露出灿烂的笑,主动上前两步向自己伸出细如羊脂的右手:“你好,我是凤凰客栈的东家虎姐!”

  ——虎姐?金陵城的女王?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元尊武炼巅峰超级怪兽工厂超级兵王造化之王最佳女婿雪中悍刀行太古剑尊一世独尊永夜君王